設計改變中國

動態 2018.12.05

 

好的工業設計應該是產品更容易讓客戶理解和使用,能夠為客戶帶來更大的空間,還能夠把科技變成最具人性化的設計。
要真正理解“工業設計”這個詞就不能僅僅停留在“簡單的包裝”這么粗淺的解釋上。出色的設計作品往往不會止步于產品。而好的工業設計應該是產品更容易讓客戶理解和使用,能夠為客戶帶來更大的空間,還能夠把科技變成最具人性化的設計。
比起世界工業設計的多年發展,中國工業設計30多年的發展歷史并不長久。1987年,中國工業美術協會正式更名為“中國工業設計協會”,是中國工業設計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從此,中國工業設計走上了快車道。2007年更是中國設計開創20周年的歷史時刻。今年2月13日,溫家寶總理作出重要指示:“要高度重視工業設計”。表明了我國政府對于工業設計的重視。在政府的大力之下,工業設計在中國將迎來一個快速發展的契機。
設計的力量
技術創新與工業設計,是現今企業產品競爭時的兩個重心。
在產品同質化日益嚴重的今天,工業設計理所當然地出現在前臺。正如索尼公司前總裁盛田昭夫所說:“我們相信今后我們的競爭對手將會和我們擁有基本相同的技術,類似的產品性能,乃至市場價格,而唯有設計才能區別于我們的競爭對手。”
事實上,無論時歐美發達國家,還是后期的新興工業化國家和地區都把設計創新列為國家創新的重要組成部分。
工業設計的重要是勿庸置疑的。據日本的相關調查顯示,在開發差異化產品、國際名牌產品、提高附加值、提高市場占有率、創造明星企業等方面,工業設計的作用占到70%以上。1990年美國工業設計協會對企業的調查統計,美國企業平均工業設計每投入1美元,銷售收入為2500美元;在年銷售額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大企業中,工業設計每投入1美元,銷售收入甚至高達4000美元。耐克的一雙鞋,可以擁有幾十項專利,設計體現,無處不在——既要考慮流體力學,又要涉及空氣動力學以及人體工學,穿著它不但舒適,更可以幫助消費者去體育場上創造記錄,這便是設計的創新。這也是一雙耐克鞋要比普通的運動鞋價格高數倍的原因;
蘋果的mp3,憑借出色的工業設計,一舉開創隨身聽產品的新時代,創造了數字產品的奇跡。當今世界,企業只有生產那些既能滿足人們物質文化的需求,又能滿足人們精神文化需求的商品,才會有市場,才會有好的經濟效益。而企業設計的產品越具獨特的文化和高科技,就越具有交流性和國際性,其價值就越高。
日本在60年代就提出“工業設計立國”,把領先一步的工業設計當作經濟告訴增長的要訣之一;而韓國的IT公司也把工業設計當作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每年都投入巨資進行設計開發,并能夠獲得豐厚的市場回報。而在中國,我們的工業設計方興未艾,近20年來,呈現明顯的加速度成長。可喜的是,在已經認識到設計的價值時,中國企業已經在這個領域奮起直追,與國際一流企業的差距在不斷縮小。
年輕的中國工業設計
就目前而言,中國設計創意產業中,工業設計是最具潛力的領域之一,同時,最需迫切發展的也是工業設計。帶給我們經濟快速增長的“全球制造工廠”的角色,現在已經差不多發展到了及至,而面對中國龐大的制造規模,發展工業設計正是自主創新的一條重要途徑。
中國工業設計行業已具有一定的規模。中國工業設計行業從業人員約30萬人,工業設計年產值約為300億人民幣,占2005年世界創意產業產值的1.27‰,相當于2004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19‰。在企業當中,除聯想、海爾之外,康佳、華為、長虹、華旗、美的、中興、飛亞達等國內大品牌企業也都在工業設計方面有突出的表現。
然而,相比世界工業設計的發展,中國工業設計還非常年輕,更多的中國企業目前的工業設計方面還表現平平。有人說,中國工業設計被禁錮在圈子里,渴望突破卻缺乏勇氣。看到了歐美日韓成功的先例但又擔心風險而放不開手腳,并沒有能夠摸索到一個更加成熟的模式,尤其在“工業設計”的發展方式上更是尤其顯得非常凌亂。來自信息產業部的一項研究數據表明,由于缺乏優秀的工業設計,產品附加值不高,導致中國消費電子產品出口年損失近300億元人民幣。
作為中國最早進入“工業設計”概念的一個產業,早在20多年前,就先后有了一大批專門從事設計工作的工程師逐漸投身IT設計行業。可在其后一段時間,IT產業巨大的市場需求不斷刺激著中國企業,各大企業紛紛在產品和市場為核心的規模化戰略下快速地向前發展。于是,“工業設計”逐漸被忽略。據了解,同歐美很多成熟的跨國企業相比而言,目前我國大多數IT企業對“工業設計”概念的工作價值認識存在很多不足,在資金投入和時間的支出和利用等方面都有著很大的局限——畢竟,這是因為大多數國內IT企業在研制某產品前期的開發初期階段,幾乎沒有能夠同設計公司進行比較充分的交流與溝通,這樣也就只是比較粗淺地提出對產品的一些具體要求。至于雙方本應重點討論的關于該產品的定位問題等等也都是很少有所提及。
另外,如今中國IT業已經進入到了一個“薄利”時代。也就是說,在利潤率相對比較低的情況下,企業往往就需要各方面的運營費用都進行相應的壓縮,其中自然也就包括本來就投入并不大的技術研發領域。然而,工業設計本身的種種要素也就決定了超大規模的投入。因此,中國的工業設計進入了一個怪圈的發展軌道中。
而事實上,國內企業可以將工業設計的發展分為幾個階段。在投入得到回報后進一步增加工業設計的力度。雖然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但卻最為穩妥。國內工業設計的成熟還需要時間和持續增長的經濟水平。目前歐美日韓的很多企業已經達到了工業設計的頂峰,我國雖然差距很大,但相信追趕速度可以像經濟增長速度一樣快。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
當“MADE IN CHINA”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時候,我們也曾歡呼雀躍。但是當我們冷靜下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殘酷的競爭與重重危機。曾經讓我們引以為豪的“中國制造”現在卻成了來料加工、無創新、無設計的代名詞。而改變這一切的方式就是從“中國制造”走向“中國創造”。
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的最重要的支撐就是中國設計,一個令人興奮、承載了無數人希望的詞組。企業要想成為自主創新的主體,必須擁有創新性的產品,產品創新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工業設計的創新。但“中國制造”不是“中國創造”,已經具備強大制造力量的中國企業,急需工業設計的“催化劑”。
中國工業設計協會副理事長、高級工程師魯克定的觀點非常有說服力:“工業設計領域存在的問題,不一定是工業設計本身存在的問題。這是因為,工業設計作為產品設計的重要手段,要服務于產業,服務于企業,不可能游離于當前的環境。”從中國制造到中國設計,需要多長時間,不僅取決于設計師、企業和消費者,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運行機制。從大的方面來講,是整個行業的運作機制;從小的方面來講,是企業中的管理機制。
可喜的是,中國國內企業已經漸漸開始意識到工業設計的重要性。此外,國內還應該為工業設計創造一個良好的發展環境,除了知識產權的保護外,政府的階段性扶持也將能夠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在今年頒布的國民經濟“十一五”發展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了“鼓勵發展專業化的工業設計。”這一戰略性決策,標志著國家對以工業設計創新帶動企業的集成創新能力和產品自主創新水平提高,從而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的高度重視;標志著我國經濟發展已經開始轉入科學發展的軌道,標志著經濟增長方式由粗放式向集約型的根本性轉變。
當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我們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中國需要什么樣的設計?提到日本設計,人們想到的是精細小巧;提到韓國設計,人們想到的是絢麗多彩;提到美國設計,人們可能想到的是華麗。那么中國呢?中國設計一定要體現中國文化的博大和含蓄。在聯想創新中心設計師李鳳朗的理解中,中國設計一定是融入了中國人審美觀、中國人精神的設計,而不是像很多國外設計一樣更多地體現在物理層面。清華美術學院工業設計系嚴揚教授對中國設計的理解也有自己的獨特見解,他認為,設計講究“適合”,真正的中國設計的特征應該符合中國消費者需要的,有自己的地域特征。
有人說,美國人認為工業設計是商業化盈利的工具,而歐洲人則認為者是生活的一部分,日本人則認為這是民族的生存手段。而對于中國,工業設計是未來騰飛的翅膀。

? ?
湖南幸运赛车229期开奖结果